豆芽财经温馨提示: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手机版 注册
  • 网站首页
  • 财经头条
  • 选股
  • 股吧
  • K线训练营
  • 研报
  • 大盘
  • 视频教程
  • 自选股
  • 可比公司“惨淡”,大客户更惨,宏业基能否独善其身?

    发布时间: 2022-09-20 20:01首页:主页 > 研究 > 阅读( 48 )

      来源:IPO日报 

      9月22日,深圳宏业基岩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宏业基”)将深市主板IPO(首次公开发行股票)上会,接受发审委的审核。

      作为一家和恒大关系密切的公司,宏业基业绩状况如何?

      需要指出的是,由于主板IPO企业一般只会公布两次申报稿,所以部分IPO上会企业的信息并不是太新。宏业基最新的申报稿为2021年9月签署,其报告期只到了2021年上半年。这或许掩盖了宏业基后续的真实状况,毕竟公司列举的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在之后的业绩确实有点“惨”,宏业基是否做到了独善其身?

      来源:公司官网

      恒大的影响

      宏业基在申报稿中表示,其是一家专业从事地基基础工程施工服务的岩土工程行业企业。公司的主要服务为桩基础工程、基坑支护工程等地基基础工程。

      截至申报稿签署日,宏业基实控人为陈枝东和王凤梅,两人系夫妻关系且合计持有公司38.61%的股份。

      2018年至2020年以及2021年上半年(下称“报告期”),宏业基的营业收入分别为9.24亿元、10.52亿元、11.54亿元、4.68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5744.55万元、6996.77万元、8551万元、1820.3万元。

      财务摘要,数据来源:申报稿

      报告期,宏业基来自于恒大集团的收入分别为2.98亿元、2.35亿元、879.95万元和45.57万元,分别占营业收入的32.28%、22.3%、0.76%和0.1%。截至2021年6月30日,宏业基对恒大集团的应收票据、应收账款及合同资产/存货合计账面价值为1.08亿元。宏业基在申报稿中表示,2021年上半年,恒大集团出现流动性风险,出现部分项目的应收票据逾期未兑付的情形,截至申报稿签署日,应收票据逾期未兑付金额645.51万元。

      宏业基在申报稿中表示,如果恒大集团由于国家产业政策、房地产行业融资政策、及其自身经营战略变化、突发事件导致其后续财务状况或资信情况进一步出现不良情形,则公司存在恒大集团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的无法兑付及合同资产的进一步减值风险,从而可能导致公司短期内面临经营利润、净利润大幅下滑的风险。

      值得一提的是,2021年6月30日,恒大集团收盘价为10.12港元/股。截至2022年9月20日,东方财富显示,恒大集团(证券代号:03333)最新收盘日为2022年3月18日,收盘价为1.65港元/股,已经跌去了83.7%。

      那么,宏业基2021年6月后业绩受到了多大影响?

      宏业基在申报稿中列举了三家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分别是城地香江(维权)、中化岩土(维权)、中岩大地。从数据来看,城地香江2021年归母净利润为-6.05亿元,相较2020年的3.93亿元,可谓是出现“变脸”。并且城地香江2022年上半年归母净利润为1093.32万元,同比下降89.57%。中化岩土的情况与城地香江相似,其2021年归母净利润为-3.15亿元,而2020年为1.85亿元。另外,中化岩土2022年上半年归母净利润亏损了1.04亿元。

      中岩大地的情况与前两家有点不同。中岩大地2021年归母净利润为1.12亿元,同比增长10.3%。不过,中岩大地2022年上半年也出现了“颓势”,其归母净利润为-2268.94万元,相较2021年上半年的5469.32万元下滑较多。

      那么在此行业大背景下,宏业基能否独善其身?

      如果宏业基能逆市上涨,其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的反差,也应该受到监管层和市场的重点关注。

      与套钱有关?

      违法违规方面,宏业基报告期内罚款金额在1万元及以上的共有5笔。比如,2021年7月,宏业基因在广州亚运城项目存在施工现场黄土裸露未覆盖、施工道路未硬底化的行为被有关部门罚款3万元;2019年1月,宏业基作为工程承包单位,对分包运输单位车辆管理不到位,安全运输工作监管不严,对新安街道新安一路与翻身路路口发生的一起造成1人死亡、2人受伤的道路交通事故负管理责任。因此,宏业基被有关部门罚款2万元。

      另外,宏业基部分项目也有问题。2021年11月判决的文书显示,宏业基承包涉案中科院深圳育成总部基地基坑支护工程后,将该工程的劳务部分分包给有相应资质的金华祥公司,金华祥公司又将该工程转包给欧阳琪,欧阳琪又将该工程转包给徐念朝,最终由徐念朝组织工人实际施工。需要指出的是,欧阳琪、徐念朝均无施工资质。即宏业基虽然分包给有相应资质的公司,但之后层层转包后最终施工的可能没有施工资质。

      2014年8月判决的文书则是另一个故事。该文书显示,“2012年底,被告人兰某在担任中建三局南方公司东莞德津项目执行经理期间,利用职务之便,采取虚增土方工程量的手段,通过深圳宏业基基础工程有限公司负责人胡某甲及挂靠在其公司名下的刘某套取人民币46万元,其中人民币5万元用于个人开支,余款人民币41万元用于项目开支”。值得一提的是,宏业基有个曾用名为“深圳市宏业基基础工程有限公司”,与文书中的“深圳宏业基基础工程有限公司”仅相差一个“市”字。

      另外,天眼查搜索“深圳宏业基基础工程有限公司”得出的第一个结果为宏业基。由此来看,宏业基有一定概率正是上文与套钱有关的企业。

    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转载自:https://finance.sina.com.cn/stock/hyyj/2022-09-20/doc-imqmmtha8079848.shtml?finpagefr=p_115
    Top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联系客服QQ:1026953886@qq.com 官方微信:jrqianlong

    未经本站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02-2021 豆芽财经网 京ICP备17023408号-1
    手机注册
    SSS